七分钟

人间花柳,无复风流

是蓝紫色的天空和淡粉色的柔云,浅浅泛黄的下弦月。星子亮的出奇,灯火未歇便闪烁起来,街灯旁的白桦映着光,如同一丛篝火。双子座流星雨远远的滴落,烟火似的慧尾在清风里很快飘散了。

想许的愿望要不要说出口呢?

流星不给时间开口,也不许留精神默念,只叫人看着,默默遗憾。

星星是夜空的缺口,流星是它的伤痕。

最后的最后,冷空气温柔的拂过我的发。

旷然无忧患,寂然无思虑。

我非常清楚自己是多么多疑敏感极端自卑和社恐,之所以一寸虫那个故事对我有如此大的触动,是因为我有意无意的把自己套进去了。

鸟儿们和虫子交好,不过是因为它有用;

人们与我相处,不过是因为我有趣,不过是因为他们喜欢欣赏我在绝望中的拙劣表演。对我来说,世人是多么可怕。

有的时候也会尽力安慰自己并不是这样,但这样虚假的坚强又会在下一次与人相处时被揭开,我甚至无法容忍一秒钟的静默,不自觉的认为有罪,即使别人并没有觉得尴尬。

我痛恨自己的笑容,那是后天培养的虚伪,我会对着镜子反复比对是否右脸的肌肉依然僵硬,我痛恨这样的我。

并没有影射我的话语,根本与我无关的恶行,不知为何我全将此归罪与我,为什么会是我呢?经常会有这样的疑问 。

“凭什么?”

又总是如此呐喊着

“我没有做错!”

我知道,我没有做错,但为什么总是觉得抱歉呢?我好委屈啊,我好委屈啊,就像童年时所经历的无法言明的巨大情感,濒临崩溃的展露每一个笑脸。这感觉几乎比死还可怕,也总会在满脑子死亡念头的时候生发起为什么要去死,为什么去死的不是那些人的可憎想法。

比起世人,也许我更可怕呢。


和周围的人比起来,我懂的还是太少了


为什么陨石总是落在坑里

“你曾是那么骄傲的翱翔于我不可触及深空的星星,引力将你你我之间的距离拉远又拉进,互相凝望的目光也因为不可逆转的时间而改变,可是当你放弃了一切,裹挟着火焰坠落着与我相拥,我又怎能不伸出我沙石铸就的臂膀。这满目坚硬凄楚为你而动,我的胸膛化作春水一汪,许你刺入心脏。” ——地球致流星


今夜成人话题,猜猜我想怎么死😜


不然现在杀了我吧,我该怎么面对明天呢


又他妈失眠了


睡了午觉

满身大汗的醒来了

却想大哭一场